您现在的位置: bbin官网
 >  妇女代表大会  >  巾帼创业创新风采
朱荷芬:滋兰九畹有清居

发布日期:2010-11-16访问次数: 字号:[ ]


  屈原在《离骚》中提到:“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意境是如此的优美,这也便是“九畹”兰花专业合作社取名的由来。
  据说,当初选用这个名号,是得益于一位老书法家冯燕平先生的推荐,“九畹,既代表兰花种植的面积大,又有吉祥兴旺的含义在内。”因而,2006年合作社创立之初,身为理事长的朱荷芬便以此为社名,乃至后来合作社出产的兰花,也以“九畹清居”为注册商标。 

种植兰花,从阳台上的风景到合作社的场产品

    九畹兰花合作社坐落在古城临海风景秀丽的云峰山脚——城南紫砂岙,是当地第一家为兰花生产、爱好者提供生产服务、销售服务、科学技术服务、寄养服务、信息咨询服务的专业合作社。
    合作社成立至今已有4年,期间走过一路的风风雨雨。如今,社里各项运作都已步入正轨,当家人朱荷芬颇感欣慰。
    虽然从小家中也有兰花种植,但真正与之结缘,还得感激丈夫卢秀义。卢秀义是我种养兰花的能手,家中摆满了各种盆栽的兰花,朱荷芬早晚与花为伴,怡养心性。
    那时,兰花对于朱荷芬而言,仅仅属于生活中的花木盆栽,一道阳台上的别致风景而已。不过,随着对兰花的了解与日加深,加之受我一批兰花爱好者的熏染,朱荷芬对兰花的感情也在逐渐升温,对兰花背后蕴藏的场价值慢慢进行了探索,“兰花的种植,是否也可以进行批量式、规模化的场运营呢?”
    2006年,在临海农办、林特局以及兰花协会等的协助下,朱荷芬创办了九畹兰花专业合作社。与此同时,出于对兰花未来场前景的看好,朱荷芬在丈夫的支持下,辞去了小学教师的工作,成为合作社的第一任理事长,全身心投入这项新兴的事业。
    由于众多兰友的加盟,合作社入股社员目前已经有120多个,并聘请兰界行家为顾问。
    在大家的共同维护下,九畹兰花专业合作社现已建有兰花种植、养护标准化示范基地6800平方米,盆栽兰花700万苗,地栽兰花1000万苗,设有“玄梦谷兰园”、“临海兰园”、“秀雅兰苑”、“云岭兰苑”、“迎春兰园”等兰花专业生产基地十几个,年产值超1800万元。
    2008年,九畹兰花专业合作社被认定为“浙江示范性农民专业合作社”、“浙江优质兰花种植领先示范基地”、“兰花青少年科普教育基地”;而理事长朱荷芬,也被评为“首届农技标兵”。 

推广兰花, “九畹清居”扶摇直上九天

    从一名普通教师,到一位兰花领域的农技标兵;从一名淡定的居家妇女,到一位商场上运筹帷幄的经营人士,朱荷芬要经历许多新的考验,克服不少从未遭遇的困难。当这些问题一起迎面扑来,使她忙得团团转时,她也会怀念往昔的悠闲生活,“真想回去当老师,事情真是太多了。”
  朱荷芬说,自己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么辛苦过。为了多与兰花接触,她甚至将自己的家也搬到了兰花种植基地,每天清晨第一件事,就是去兰房转转、看看。夏天艳阳高照,为了照顾兰花,她不得不拿着自来水皮管,给2亩面积的兰花,一点点地浇洒过去,“一次就要用去1个小时,早晚各浇一次。”每回浇完水的时候,身上也弄湿了。
    兰花种植过程中出现病变,兰花场销售如何打开,如何培育高品质的兰花精品……这一系列问题的出现,往往让她辗转反侧,苦苦思索对策。
    坦白地说,在合作社创办的过程中,朱荷芬有过退缩,也想到放弃,然而,顾念社中上百位社员殷切的希望,为了周边近500户兰农养家糊口的生存之道,在丈夫卢秀义及其他兰友的帮助、指点下,她最终一步步走出心里的畏难情绪,一点点打开了合作社的经营之路。
    2007年,兰花场价格大跌,一片萧条。这一年,也是合作社运营最为艰难的一年。“一苗三十几万元的兰花,跌至七八千元。原本价值上万元的兰花,卖到一两千元也没人要。不少社员亏损严重。”朱荷芬回想起当年的境况,仍旧难以置信。
    本着“建兰花合作社,活一片经济,兴一门产业,富一方百姓”的理念,朱荷芬与合作社其他人员积极寻找出路,开拓场。他们在合作社的运营中,统一技术规程、统一农资供应、统一质量标准、统一使用商标、统一包装销售;运用互联网信息产业技术,提高品牌知名度;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城设立销售窗口;积极参加各种兰花博览会。
    顾念当初的场环境,他们着力培养自家合作社种植兰花的质量,将原本采用泥土培植的方式,改为用石子培育;将原本盯住少数高端场的运营方式,转为面向大众场,以普通兰花培育为主,抱着让普通人家也能拥有高品质兰花的理念,拓宽销售面;同时,建立自己的兰花网站,申请网上商铺,高频率地在中国兰花网等一些专业网站上发布兰花种植、销售信息。
    经过半年多的努力,到2008年5月份,合作社终于走出场困境,生产、销售节节看好。兰农们的收入,也从之前的每年八九千元,上升到二三万元。与此同时,合作社培育出的“九畹瑞狮”等兰花精品,受到了场的肯定,四苗的“九畹瑞狮”兰花,曾经有人愿意出价380万元。
2009年的浙江农业博览会上,有2家兰花展销摊位,其中一家便是朱荷芬的“九畹清居”品牌兰花。很多参加农博会的人员,在这两家摊位前往返回顾,一时难以下订单。
    面对这样的情况,朱荷芬想,如何使自己的兰花与众不同呢?经过短暂的思索,她拿定了主意,当有顾客再次问及“九畹清居”兰花的情况时,她不再光顾着介绍自己的这些兰花得了什么什么奖项,有怎样怎样的好,而是主动为顾客讲解如何从根、叶的健壮与否,现场辨别优质兰花与普通兰花。讲到兴头上时,她甚至还为现场人员介绍一些有关兰花的小故事,以及名人养兰花的轶事,以此吸引大众的注意力,招揽人气。
    事实证明,这一招是极其有效的,听了朱荷芬的讲解之后,尤其是被她的诚恳,以及将兰花当作生命般呵护的细心感动后,许多之前犹豫着的客户,最终下定决心,选中“九畹清居”品牌的兰花。
    看着合作社的业务蒸蒸日上,朱荷芬心中也便踏实多了。

品味兰花,九畹兰庄成为好去处

    兰花乃王者之香,素淡而雅洁,流芳其周遭。孔子曾说,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俱化矣。当初,是因为兰花的场潜力巨大,让朱荷芬义无反顾地投入兰花种植行业。然而,随着场的起起伏伏,以及与兰花的朝夕相处,朱荷芬对它的认识,也就不再局限在一般的经济价值层面,更多的,是对兰花文化的珍重,对兰花品格的青睐,以及从种植兰花角度出发,而产生的人文关怀。
    在临海海拔680多米的兰田山上,有一位60多岁的蒋姓老大爷,孤身一人,生活艰难。这位老大爷平时生活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去深山挖掘野生兰花,然后再卖给兰花爱好者。
    15年前,在卖兰花的过程中,蒋大爷结识了朱荷芬的丈夫卢秀义。这许多年来,朱荷芬看着蒋大爷一人来来往往,很孤独。考虑到大爷年纪大了,再去山上挖兰花不安全,朱荷芬决定将蒋大爷请到九畹兰花合作社里工作,帮忙照管一下合作社种植的兰花。
    朱荷芬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丈夫卢秀义,没想到丈夫也极其赞成,赶紧去跟蒋大爷商量。2009年,蒋大爷来到九畹兰花专业合作社,从此成为社里的一员。在这里,蒋大爷吃住不愁,每年还有近3万元的结余,想当初在兰田山上挖兰花,一年到头下来,也只能挣个四五千元。为此,蒋大爷很开心。
    把蒋大爷的事情安排妥当,朱荷芬也安心了许多,“蒋大爷是一位很纯朴的人,我们跟他都很熟,他能来这里看管兰花,我自己也很高兴。他平时没人在身边,在合作社里,有什么事情,大家也都方便照顾。”
    为了进一步弘扬兰花的文化,让更多老百姓接触兰花,品味兰花,朱荷芬又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2009年4月份,朱荷芬动工建设了临海首家兰花农家乐——九畹兰庄,成为浙江最大的一家集农家乐与合作社为一体的兰花主题乐园。在这里,既可以观兰、赏兰,足不出户就能看到各地精品名贵的兰花品种,还可以在兰花的幽幽淡香中,品尝以兰花为食材调制的精美饮食,从而对兰花的欣赏,达到视觉、嗅觉、味觉的三合为一,乃至最后的心物一元,无我无他,最终与兰花同存于天地间。这就是爱兰者的最高境界。
    俗语说,乱世储粮,战时存金,盛世养兰。在当前这样一个时代,朱荷芬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将九畹兰花专业合作社推向了场,从而使得兰花从少数人的专享,“飞入”寻常百姓家,成为平民大众的共同爱好。

 

胡慧红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