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bbin官网
 >  妇女代表大会  >  巾帼创业创新风采
吴棣梅:白衣天使的海岛情怀

发布日期:2010-11-16访问次数: 字号:[ ]


    吴棣梅,一位出生在偏僻海岛的渔家女,一位从事基层医疗工作的女医生,三十八年如一日,扎根海岛,从事基层医疗工作。在海岛服务38年,很少有人叫她吴医生,老人们都亲切地喊她“娘姨”,年轻人都尊敬地叫她“阿婆”。 38年来,海岛上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是她接生的,有意思的是,有些一家子都是她接生,家中年轻的爸爸妈妈是她在30年前接生的,如今,他们的孩子也由她接生。

风浪挡不住她治病救人的脚步

    海山是玉环一个偏远的海岛乡,下辖5个岛屿,最远的岛到卫生院单程就要坐50分钟船。全乡只在本岛“茅埏岛”设有卫生院,医生仅2名,其他医护人员5名,却担负着全乡6900多名农民的卫生与健康重任。在海岛行医和一般医生坐堂不同,交通不便是最大的困难。辽阔的大海包围着一个个零星的小岛,要到另外的岛屿上治病救人,医生们就必须背着药箱风里来浪里去。海上的天气变幻莫测,上岛看病还得赶潮水,而病人的病情却常常片刻也耽误不得,半夜三更出诊是家常便饭。因此,海岛农民看病尤为艰难,海岛医生扎根农村尤为难得。
    初到海岛,看着周围辽阔的大海,看着海岛农民们殷切期盼的眼神,吴棣梅便深深感受到了海岛生活的困苦。为了能够尽到海岛医生的职责,她开始了对海岛农民健康状况的摸底调查。她靠一双脚挨家挨户了解病情,经常到周边小岛开展摸底调查,掌握第一手资料,每年都要走破四五双皮鞋。有一次她去最远的小青岛打预防针,海上风浪非常大,小舢板颠簸得坐不住,船老大只能把她绑在船上。当到达小青岛的时候,她的腿都软了,可还是强撑着起来为农民们打针。
    海岛医生有限,日常医疗工作和急诊常常是一个人来做,三更半夜出诊对于吴棣梅来说是家常便饭。有一年冬天,凌晨一点多,外面下着鹅毛大雪,一位余老伯敲响了卫生院大门,“我媳妇在家生孩子,产后大出血,脐带还连着孩子,胎盘也没下来,大人小孩都有生命危险。”余老伯的家在另一座小岛上,但那时潮位较低,小船过不去,吴棣梅只能挽起裤腿,趟过滩涂地,赶到有高水位的地方,才坐上小船出发。
    半个小时后,吴棣梅上了岛,却发现地上都已结了冰,举步维艰,她只能打着灯笼翻过山岭走了半个钟头,才到余老伯家。在她的努力下,产妇、婴儿都顺利得救。而吴棣梅却开始觉得浑身发冷,这时她才注意到,裤腿已全部湿透。她一心只想着赶快去救产妇和婴儿,竟然连寒冷也感觉不到了。
    玉环是台风多发的地,当猛烈的台风来袭时,所有人都会躲在家里避风,但是对于吴棣梅来说,即便是那样危险的天气,只要病人有需要,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出诊。有一年的夏秋时节,台风袭击玉环,电线杆、电缆都被刮倒在地上,人们都躲在了家里。可是一个农民却敲响了卫生院的大门,他说他的妻子难产,请吴棣梅救救他的妻子和孩子。屋外的风在嚎叫,雨滴打在身上像石子一样痛,但吴棣梅二话没说,背起药箱就随这位父亲走了。
  一路上,全是倒地的电线杆和电缆,一不小心碰到就可能触电致死。风也刮得迅猛,他们被吹得东倒西歪,每迈出一步都需要耗费很大的力气,人只得扶着墙壁前进,几百米的路,走了整整半个小时。因为赶得及时,母子双双得救。吴棣梅后来回忆说:“那次台风真的太可怕,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现在想想真有点后怕,但当时一心想着病人,竟然连害怕也忘记了。”

全身心扑在海岛医疗事业上

  吴棣梅说,在海岛38年,虽然亲人都没在身边,但她并不觉得孤单,因为海岛上的每一户人家,都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家人,老人们都亲切地喊她“娘姨”,年轻人都尊敬地叫她“阿婆”。在海岛上,她已经不需要用“医生”这个称呼来标注自己的身份,她就是海岛医生的代称。
她全身心地扑在海岛基层医疗工作上,时时刻刻想着改善海岛的就医环境。吴棣梅是海山卫生院的院长,她深爱着卫生院这个“家”。当初,她被分配到海山卫生院的时候,这里只有几间潮湿、漏雨的石头平房,医疗设施只有“体温表、血压计、听诊器”这三件,岛上群众经常得跑到城去看病。为了让海岛的“亲人”们能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改变千百年来就医难的困境,吴棣梅多方奔走筹措资金,着手改善卫生院的医疗条件。在各级政府和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海山卫生院旧貌换新颜,原先的几间石头平方被改建成了三间四层门诊大楼,同时兴建了五间病房和其他配套建筑。卫生院开设了内科、外科、妇产科、中医科防疫科等门诊科室,新增了B超、X光机、电动洗胃机、电动吸引器、心电图以及生化探测仪等先进设施,大大提高了卫生院的技术力量和诊断水平,基本上做到了“小病不出乡,小手术可以上”,改变了海岛缺医少药的落后情况。说起这些,乡亲们都满怀感激地说,这都是“吴娘姨”多方奔走、苦心经营的成果,她是我们海岛人的好娘姨、卫生院的好院长。
  2003年抗击“非典”时期,吴棣梅更是以身作则,哪有危险她就往哪里走。她几乎每天都坚持在码头和卡点,为进出海岛的群众检测体温。当二例疫返乡的人员出现发热时,病人根本无法转到级医院观察,又碰到停电,她就拿着蜡烛坚守在病人家中,一直等到病人安全转院才回家吃饭。她还经常和防疫人员一起,到“医疗观察”对象家中进行全面的消毒。在“农民健康工程”中,一连9天,她会同医疗队有关人员每天6点上船到各小岛,为参加农村合作医疗保险的农民开展免费健康体检,下午一二点才吃中饭,晚上回来还要建立体检档案。对于海岛上的孤寡老人和残疾人,吴棣梅给予他们亲人般的关爱。几十年来,她经常为五保户掏钱治病;给残疾人送去生活补助;给住院的老人擦洗身体、递菜送饭;给困难户送穿、送吃,却从来不计较个人的得失。由于他们年事已高或行动不便,吴棣梅还经常背着沉甸甸的药箱上门服务,走得累了,咬咬牙坚持下去。

三次放弃去城工作的机会

  在吴棣梅的带领下,海山卫生院曾多次被评为级先进集体,六年来连续被评为级文明单位。她自己也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去年还被评为十佳公共卫生责任医生。吴棣梅也曾有好几次机会到城工作,组织多次希望将她调到陆地卫生院,可吴棣梅最后都放弃了。
  第一次,院领导说可以调吴棣梅去医院工作。吴棣梅说:“当时我想,海岛医疗条件差,我在这边工作压力太大,所以我就答应过去。可谁知道,第二天,当地老百姓跑来挽留我。后来想想,如果别人来接替我的工作,我也不是很放心,所以就放弃了。”
  第二次,领导又让吴棣梅去医院工作,吴棣梅没答应也没推辞,当地老百姓又一次跑来挽留。“如果别人过来,可能不会安心在这里工作,那老百姓生孩子怎么办?一想到这,我又留了下来。”
  可没想到,领导给了吴棣梅第三次机会,那时,不等老百姓的挽留,她马上推掉了,“我在哪不是为老百姓服务?海山既是我的故乡,又是我工作了那么多年的地方,我实在割舍不下。”
  海岛人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已经成了吴棣梅这辈子都无法放下的牵挂。她说:“海山是我故乡,那么艰苦的岁月都坚持过来了,现在海岛医疗条件有了很大改善,我更没有理由离开了。今后,我还要继续在这里服务,为海岛医疗事业奉献我的全部。”

儿女们引以为豪的好母亲

    在做一个尽职的海岛医生的同时,吴棣梅也从未放下对儿女的严格管教。为了能够让两个子女都有出息,真正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吴棣梅在平时的教导中,总是以身作则,教子女持身以正,教子女诚恳待人。她的两个儿女在她的教育下也都有了自己的事业,并且受她的影响,都选择在卫生系统工作。长子大学毕业在宁波第三人民医院当医生,女儿在卫生局工作。虽然儿女都已经长大成人,并且都已做出了一定的成绩,但吴棣梅仍时时叮嘱他们要品格端正,要争做表率,要在岗位上做出更大的贡献。
    她的儿女们说起母亲,都流露出自豪的神情:“我们的母亲虽然较少陪在我们身边,但她扎根农村,为农村群众贡献青春的精神令我们非常敬佩,她是值得我们骄傲的好母亲。”
    如今,吴棣梅医生还在海岛为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忙碌着,当有人问她放弃了去城工作的机会,放弃了高收入的生活是否值得时,她是这样回答的:“我只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我愿把自己毕生的精力和美好年华全部奉献给海岛人民。”这是一位海岛医生的内心独白,更是一个女性内心不平凡的闪闪光辉。      

 

   孙英姿  余大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