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福在线,连环夺宝,中福在线连环夺宝

郑红家庭

发布日期:2014-05-11
访问次数:


 

       2006年的11月11日08点05分,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我的父亲在早锻炼时突发脑出血被“120”送入医院抢救室。接到电话后,立即向单位的领导请假与我的爱人前往医院,在路上联系到医院脑外科主任并了解我父亲的状况,当时病情危重,脑部出血量150ml、破入脑室,需马上开颅手术,手术后的存活率只有1%希望。我哭了,我爱人安慰我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要冷静解决问题”。我与脑外科主任在电话中说:“立即手术吧”。
       等我们从路桥赶到医院时,父亲已经在手术室了,经过漫长的3个小时,父亲从手术出来送入重症监护病房(ICU)。脑外科主任把我单独叫进ICU看过父亲后告诉我:“你的父亲虽然手术下来了,但是愈后很差,或许只有半年的生命限或者植物人状态,你们家人要有思想准备”。我默默的从ICU出来、冷静思考后告诉我的母亲和亲戚们:“爸爸目前还没脱离危险,但是爸爸很坚强的,我们也要坚强等待爸爸的奇迹。”之后5天,我和母亲守侯在ICU的门口,这5天里,我安慰我的母亲,并给我父亲买来枕边播放机,来回播放我父亲喜欢的革命歌曲,并把我们对父亲的话:“爸爸,你要坚持!”我侄子对我爸爸的话:“爷爷、爷爷你快好起来!”等语言录在磁带里来回播放给我的父亲听,多么希望他能听到啊。5天的假期转眼就过去了,我回到路桥正常上班,每天下班后和爱人一起从路桥到临海看望父亲,因为每晚的8点到9点,ICU的玻璃窗帘就能拉开,让我们趴在玻璃窗上看到爸爸。在这期间,我单位各级领导关心我父亲的状况,我院孙院长联系上海专家为我父亲提治疗方案,因父亲当时病情不允许搬动,就一直在医院治疗。
       到了2007年的6月28日,父亲的病情稍微稳定,我把我的父亲接到我单位——博爱医院,这样我既能安心好好工作又能承担起照顾父亲和母亲的责任。医院为了更好的照顾我和我的家人,腾出两间病房,一间是为了避免交叉感染给我父亲单独住,一间作为我父亲的营养间(因为父亲昏迷,靠营养剂和药物维持生命)。
       2小时一次的翻身、拍背、鼻饲是每天的必须课,同父亲讲话、播放父亲喜欢的音乐是每天的选修课。母亲因长期对父亲的照顾落下脊柱移位、各关节疼痛、情绪抑郁等现象;这些都是我要面对的问题,我把困难和难过都放在心中,一项一项去解决,安慰母亲、照顾母亲、好好工作。。。。。
       2010年5月我坐月子期间,父亲因病情危重又送入ICU,我从家里赶到医院,在病危通知单签字,母亲难过又愧疚的看着我哭了,我还是安慰我的母亲:“没事的,外国人都不坐月子的。”危险期过后回到病房,又开始每天的2小时一次翻身、拍背、鼻饲、洗澡,大小便处理。。。。。
       父亲植物人状态一直坚持到现在,这8年里离不开我婆婆家的理解和体谅,每年的春节,我和我的爱人都在医院陪我的母亲和父亲;这8年里,离不开医院领导对我的关心和帮助;这8年里,离不开亲朋好友们的鼓励;这8年里,离不开我母亲对我父亲细心的照顾;这8年里有许多的酸甜苦辣;这8年里,离不开大家共同的坚持!
       我没有华丽的词藻来诉说我的事迹,因为这是我每天要面对的事项、是做为女儿的我应尽的义务和责任。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