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福在线,连环夺宝,中福在线连环夺宝

罗丙庆家庭

发布日期:2014-05-13
访问次数:


 

       罗丙庆,男,汉族1948年12月出生,泗淋乡下道头村,家有两儿一女,儿女都已成家立业。1991年一个凌晨,罗丙庆夫妇在门廊下发现了一个女婴,夫妻俩不忍这么一个小生命在外受冻挨饿,就把孩子抱回家,取名罗亚娟。22年来,夫妇俩克服万难,坚持悉心照顾着他们收养的残疾弃婴,让一个身体有残缺的小生命,享受着人世间温暖地、满满地爱,也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一个被遗弃的小生命
       22年前的一个晚上,罗丙庆夫妇被一阵哭声惊醒,赶到楼下打开门一看,门口竟放着一个尚在襁褓里的小女孩。
       “她那时瘦得皮包骨头,张着嘴使劲地哭。看着挺可怜的,我就将她抱回了家。”赵先女说。
       抱回家后,罗丙庆发现小女孩屁股上有一个小疙瘩,当时也没在意。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怕养不起这孩子,次日,罗丙庆把孩子送到公社,希望公社能照顾这个孩子。但是当他说明来意后,公社没有同意。无奈之下,罗丙庆只好把孩子带回了家。
       看着这个嘤嘤啼哭的孩子,夫妻俩作出了一个决定:“不管怎样,都是一个小生命。她的亲生父母不要她,我们来养,不就是多双筷子多口碗嘛!”这个决定是那样的朴实而坚决,直到知道孩子是个残疾儿后都没有改变分毫,他们还给孩子取了个自己中意的名字——罗亚娟。
罗丙庆夫妇有两儿一女,那时都已参加工作。听说老俩口要收养一个弃婴,他们都极力反对。他们觉得,父母辛苦一辈子了,若再养个这么小的孩子,那何时是个头,但最终他们都没有说服老俩口。
       一张爱心织就的网
       小亚娟的到来,打破了罗丙庆夫妇平静的生活,使得原本拮据的生活更加紧张。没有母乳喂养也买不起奶粉,赵先女就天天给孩子熬米糊,一小口一小口地喂。小亚娟每次都吃得很少,怕孩子饿着,赵先女一天要喂十来次,就连晚上也要喂上三、四次。这对身体本来就不好的赵先女来说,无疑是个考验。由于睡眠不足,早上起床时,她经常会觉得头晕眼花。若遇上小亚娟感冒发热,她更是通宵睡不上觉。
       转眼,小亚娟两周岁了,两口子却发现,孩子不会走路。这时,无论是子女还是邻居,都劝他们把残疾的小亚娟送走算了,“亲生娘爸都不养,你们还养她干嘛,要苦死的。”但罗丙庆夫妇决意留下小亚娟,表示即使再难也要养活她。
       夫妇俩带着亚娟去杭州医院检查,得到的结果是臀部长了一个瘤,且和脊柱相连,动手术会有生命危险。考虑再三,夫妇俩还是把孩子带回了家。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亚娟的病情越来越重,每天只能靠扶着凳子行走。1994年,那个瘤开始出现溃烂。“为了不让爸妈担心,我一直都不敢告诉他们。直到有一天吃午饭,我疼得实在坐不住了,这才告诉他们。”罗亚娟说,“爸妈知道后,就说我是个傻孩子,妈妈心疼地都哭了。”第二天,夫妇俩就带着孩子去医院治疗,然而得到的结果还是一样,无法动手术,医院只能对溃烂面清理后进行缝合。2009年,缝合处再次出现溃烂,亚娟的脚也因为长期与地面摩擦出现溃烂,而医院给出的办法就是贴药膏。对此,夫妇俩既心疼又深感无奈。
       一个令人心酸的愿望
       “我们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能治好亚娟的病,让她自己站起来。”赵先女说,“她两岁时还不会站,我就想着再等等,也许3岁就可以站起来了。3岁还不会站,我就盼着4岁也许可以,一直盼到她22岁,还是站不起来。小时候,她还能借着板凳慢慢走,现在长大了,她的腿支撑不了她的体重,即使是借助板凳,也往往是没走几步腿就开始疼。”言语间,赵先女的脸上写满了无助。
       为了能赚到更多的钱维持生计和给亚娟治病,现年66岁的罗丙庆每天早上5点不到就出门卖猪肉,生意不好的时候,一定要拖到晚上6点多才回家。现年64岁的赵先女因为身体不好,又要照顾亚娟,不能外出打工,就买了台缝纫机在家帮人做衣服。懂事的罗亚娟也做起了接霓虹灯的零活,有时也帮母亲剪剪线头。
       对于罗丙庆的善行,邻居们都是交口称赞。“起初,我们都对他俩抚养这个残疾弃婴的做法很不理解,但时间一长,我们发现他俩对待亚娟就像亲生女儿一样,真是让人敬佩呀。”邻居罗女兰如是说。
       现在罗丙庆夫妇最担心的是:由于身有残疾,除了医院,罗亚娟22岁的年华都是在家里度过,没接触过外面的世界,也没一技之长,他们两个老人毕竟老了。如果有一天,养父母不能再照顾她了,该怎么办呢?
       尽管如此,但夫妇俩仍然表示:“孩子这么懂事,只要我们还在,就不会放弃她。捡回了她,就要把她抚养成人,等过段时间,我们还想带孩子去大医院看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